指南针

近年来网络“黑公关”愈演愈烈还要横行到几时

近年来网络“黑公关”愈演愈烈,对正常舆情空间与经济秩序造成伤害,同时也对信息安全和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网络“黑公关”,还要横行到几时

那么,这些“黑公关”又是如何背后运作,从而达到操纵舆论的目的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的“黑公关”基本会有一套成熟的操作流程,稿件大都从公众易关注的热点切入,夸大标题、曲解事实,观点偏颇激进,明显带节奏。例如,给某个明星打上“小三”人设,给某个企业贴上“假货下水道”的标签。这些策划好的稿件、话题,短时间内即可发布到他们预定的所有渠道。“很明显,这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而这背后,毫无疑问,都是利益的驱动。”

日本的各大企业从2020年6月1日开始,将有义务对该指南的内容予以执行。

王琳同时强调,在利益面前,“黑公关”们没有永恒的朋友。网络监管部门和司法机关也应适应平台发展趋势和互联网最新动态,不断加强信息化监管力度,提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监管能力和司法保障水平。也只有政府、社会、市场等主体齐心协力、综合施策,通过共建共治共享,才能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根除“黑公关”们明滋暗长的土壤。

图为古巴公众观看图片展。钟欣 摄

蔡斐说,舆论传播的规律,往往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对于企业来说,“黑公关”的蓄意抹黑,不仅可能让企业在产品提质、品牌塑造、口碑养成等方面的付出毁于一旦,最为致命的是,一旦商誉被损害,是花再多钱都难以恢复的。

◇法治如果不作为,营商环境也不会随之前行。因此,要达成好的营商环境,法治必须对“黑公关”秉持“零容忍”的态度,出重拳惩治。

不堪忍受醉汉滋扰,将其拖至小区转盘路上

报告认为,治理网络“黑公关”、遏制网络环境恶化、净化网络舆论空间,需要企业和监管部门形成合力。报告呼吁,可以通过行业协会等自律组织,维护良好的市场竞争秩序,净化网络舆论环境,也可组织公关、媒体、网络等方面的专家,探索治理网络“黑公关”的措施,加强与主管机构的沟通,促进行业自律和健康有序发展。

中国政法大学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琳

日前,《2018-2019网络“黑公关”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这份由北京新华多媒体数据有限公司发布的报告,通过对网络“黑公关”相关案例进行数据分析、线上线下调研和重点访谈,披露了当前网络“黑公关”的现状、特性及发展趋势,并梳理了2018年至2019年典型的互联网“黑公关”事件。报告显示,互联网已替代食品、饮料、汽车等行业,成为网络“黑公关”的重灾区。2019年以来,包括腾讯、美团、拼多多、360等在内的企业,均多次遭遇“黑公关”。

民警在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后发现,环岛大转盘西侧8米处有一具男性尸体,尸体头部、左脚部地面各有一处红色斑迹,尸体到小区主干道和小区道路交叉口东北角的路线上可见6处红色斑迹,面包车副驾驶后侧轮胎表面有红色斑迹。经法医鉴定,乐某生前受巨大钝性外力作用(如车辆碾轧)致创伤性休克死亡。戴某说,当晚天色太黑,小区也较暗,根本看不见地上有人。

普通人对“黑公关”这一说法可能比较陌生,但在业内,“黑公关”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成为一些企业不能承受之痛。

报道称,此次公布的指南明确指出了一部分职权骚扰的具体行为,或许将有助于企业对可疑行为的正确判定。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黑公关”一般都是有组织、有团队、有策划,他们基本不打无准备之战。有些水平很高的“黑公关”策划团队,更是紧紧扣住了大众爱国、仇富、焦虑、多疑等情绪,不断策划选题,在舆论场带节奏。

西南政法大学法治新闻研究中心主任 蔡斐

“黑公关”为何如此猖獗?对此,蔡斐表示,这很大程度是基于网络传播的匿名性和开放性。一方面,“黑公关”可以凭借匿名的“假面”,毫无顾忌地把一个小问题放大,甚至是捏造、策划一个无中生有的事件;另一方面,“黑公关”上下游产业链的协作,可以把上述问题、事件在很短时间内炒作成热点,煽动起网民焦虑情绪,形成对企业的重大损害。为此,途牛网、摩拜、小米等知名企业都曾对某些“黑公关”的自媒体提起诉讼,拼多多也曾为此报警。

报告提出,大数据显示,“黑公关”已经形成了一条严密的网络黑产传播链条。由于与商业竞争相关的信息传导,往往能撬动可观的企业经济价值,在高速发展的网络时代,某些施害企业成为“幕后金主”,相关利益方开始愈发频繁地将信息传播作为不正当商业竞争“武器”。

法律治不了“黑公关”?

图为参加展演的古巴公众。钟欣 摄

那么,该案究竟应该如何定性?今年4月16日,案件被移送至宝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官进行了一系列调查,询问了几位现场目击证人。目击证人潘先生说:“我开车出去的时候,他正好把人拉到路中间,我提醒他不要放在路中间,但他不听,直接走了。”目击证人俞先生也表示,他看见路中间躺着一个人,有车进来时他就拦了一下作为提醒,当他离开时,一辆车就把人轧了。

图为耶雷瑞罗进行艺术交流。钟欣 摄

“黑公关”为何如此猖獗?

究竟如何定性?侦查实验还原案件真相

蔡斐指出,“黑公关”远不是孩童间“口水战”那么简单,这种严重破坏正常市场秩序的行为,可能触犯刑法上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应该认识到,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已经成为企业越来越重要的无形资产,也是企业之间和商品之间竞争的主要指标。”蔡斐说。

◇“黑公关”之所以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正是因为违法成本低、收益大,且交易隐蔽,取证难度高,故而令“黑公关”们信心满满认为风险可控。

从目前“黑公关”的惯用手法来看,基于真实新闻内核的恶意曲解占比持续提升。在报告收集的“黑公关”案例中,“恶意曲解企业信息进行抹黑”的占比为60%。在公关手段上,更多通过搞笑段子、视频、图片等容易被群众接受的形式达成商业攻击效果。

2018年10月13日晚,宝山区某小区住户朱某驾车进入小区,在小区道路拐角处寻找停车位。就在这时,男子乐某突然趴在朱某副驾驶车窗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在说些什么,朱某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劝乐某走开。过了十几秒,已离开的乐某又回来趴在朱某副驾驶车窗上,嘴里仍然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朱某感觉很厌烦,呵斥乐某离开,乐某不为所动。

什么是“黑公关”?“黑公关”一般如何操作?“黑公关”为何如此猖獗?“黑公关”会带来哪些恶果?“黑公关”可能违反哪些法律法规?如何对“黑公关”进行依法治理?门诊专家:

蔡斐认为,法治既是构成营商环境的重要组成,也是改善营商环境的重要手段。对于“黑公关”,法律必须果断出手,毫不留情,把它们关进法治的笼子,企业的信誉才会得到保护,商品的声誉才会得到保障,市场的有序竞争才会得到保卫。

王琳认为,遏制“黑公关”,法律表现并不消极。比如,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已明确将“组织或雇佣网络‘水军’在网上威胁、恐吓、侮辱、诽谤、滋扰的黑恶势力”列为扫黑除恶的重点打击对象;另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在网络上发布、删除等方式处理网络信息为由,威胁、要挟他人,索取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实施上述行为的,依照刑法第274条的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

该案中,朱某并非驾驶肇事车辆的司机,他是否要为乐某的死亡承担责任?关于这个问题,存在三种意见:一是无罪。朱某没有伤害乐某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不是朱某开车撞的,也无法预见结果发生,所以朱某无须承担刑事责任;二是故意杀人。朱某虽不是肇事司机,但并未尽到排除危险性的义务,把人拖到住宅小区内的主干道上,进出车辆多,更具有危险性,存在间接故意杀人的嫌疑;三是过失致人死亡。朱某应当预见这个结果,但疏忽大意或者已经预见这个结果,但轻信能够避免。三种不同定性意味着朱某面临的量刑将从无罪到无期徒刑,刑期差别巨大。

蔡斐认为,好的营商环境,追求的是一种正常的市场秩序,强调企业间公平竞争,拿产品质量和百姓口碑说话,而不是踩着法治的“红线”,下黑手,出黑招。“黑公关”是不正当竞争不折不扣的帮凶。

意外发生,醉汉被从小区驶出车辆轧死

之后,为还原案发时当晚的真实情况,宝山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交警支队的干警及宝山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在案发同一时间段,驾驶同一辆肇事汽车至现场开展侦查实验。

看到乐某无故滋扰致自己无法停车,朱某十分生气,他下了车,对着乐某胸前推了一下,乐某向后退了一步倒在地上。见乐某倒地未起,朱某便拖拽着他,将他放在路边。放好后,朱某准备开车继续找车位,此时,他发现放置乐某的地方是个光线较暗的转角,于是返回乐某身边,将他拖到了小区大转盘的中央道路上。

今年5月至6月,拼多多扶贫项目疑似连续遭受有组织、有预谋的造谣抹黑和舆论攻击。这些被广泛传播的文章内容严重失实,且在一批无ICP备案、无网安备案的非正规网站上短时间内批量发布。拼多多方面表示,为了能将报道包装得更加真实,造谣抹黑方甚至派出专业团队,假扮记者进行假采访。

位于哈瓦那中国城的中国艺术与传统之家气氛热烈,一早就有大量观众冒雨赶来,不分肤色、男女老少,齐聚展厅内外,哈达、手工刺绣香包……这些具有浓郁青海民族文化内涵的饰物佩戴在古巴观众的胸前,他们脸上洋溢着兴奋、激动和好奇,用心用情观察着展品呈现出的动感美景和无穷魅力,感悟着中华文化的厚重与神奇。

那么,何为“黑公关”?“黑公关”又有何明显特征呢?

报告中披露的案例提到,2018年底至2019年初,某公关公司将科大讯飞内部正常的人员调整、股价波动等夸张成关乎公司的“大事”,与带有匿名性质的所谓“事实”相整合,在数个网络资讯平台发布不实文章,严重危害企业内部稳定和外部资本环境。

中国政法大学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琳表示,网络“黑公关”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多年前,有财经媒体扒出了主要针对知名企业的所谓“有偿沉默”灰色产业链,其中最受关注的这类“灰产”,就是恶意用IPO报道换取商业利益,甚至有业内标杆媒体的大佬因此卷入其中并身陷囹圄。究其根本,这都是赤裸裸的“黑公关”行为。

不过,记者发现,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黑公关”含义有所扩大,不仅局限于公关公司层面。有些企业、明星,本身就聘请了强大的公关团队,按照纯粹的商业目的在网上发布虚假新闻或评论,以诋毁和诽谤目标企业和个体,从而获取利益,这种行为也可以算作“黑公关”。

事后,朱某回忆称,当时围观的人很多,自己把乐某放置的位置是小区大转盘旁的人车共行道,边上还有快递驿站,来往行人较多,所以觉得乐某在那儿不会有什么危险,便离开先去停车。但让朱某没想到的是,之后短短的几分钟内,悲剧发生了。

此外,王琳还认为,“黑公关”之所以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屡禁不止,还因为违法成本低、收益大,且交易隐蔽,取证难度高,致使“黑公关”们信心满满认为风险可控。

宝山区检察院经过对案件进行全面审查,综合侦查实验结果及朱某和相关当事人的供述后认为,被告人朱某应当预见到被害人可能会被车辆轧死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因自信被害人所处位置相对安全、能够避免危害结果发生而离开,致使被害人被车辆碾轧致死,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该案被提起公诉后,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具体来看,除人身攻击、精神攻击等较为常见的骚扰行为外,“孤立”意指将不喜欢的下属从工作中排除或将其长时间安排到其他房间等行为。

报告显示,近年来网络“黑公关”愈演愈烈,对正常舆情空间与经济秩序造成伤害,同时也对信息安全和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研究表明,出于资本和媒介资源弱势,新生事物更容易遭遇既有利益方的暴力舆情拆解。“黑公关”的出现,大幅增加了新企业发展壮大的难度,削弱了市场公平竞争的活力。而在融资、上市等关键节点的精准攻击,更会使相关企业的声誉、信誉、美誉度遭遇严重挑战。

◇网络监管部门和司法机关应适应平台发展趋势和互联网最新动态,不断加强信息化监管力度,提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监管能力和司法保障水平。

“黑公关”如何操纵舆论?

据悉,此次展演由青海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展出众多图片,把山、水、人、文融为一体,从多个视角,多个层面生动呈现了青海雄浑壮丽、旖旎多姿的自然风光、人文风情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成就。

调查显示,一些自媒体、公众号所有者法律意识淡薄,很大程度上,并没有认识到,收钱写黑稿、收钱发黑稿给企业带来巨大商誉损失,会令自己与违法犯罪扯上关系。

对于“个人侵害”这一点,该指南解释称,过度介入私人事务属于职权骚扰,不过,对于家庭情况等善意的关心则不被看作是骚扰行为。

王琳认为,“黑公关”之所以要黑企业,目的还在于利益:或以此要挟平台企业,不满足其条件就不撤稿或拒绝修正诱导;或是接受了竞争对手的黑金,故意歪曲舆论诱导读者。其结果往往导致:打假的被真打了,售假的却无人追问。王琳担心,这种舆论操盘手+资本合谋的“黑公关”,会欺瞒人心、败坏舆论生态,并一步步葬送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的公信力,最终瓦解社会信任。

报告还指出,“黑公关”往往会将“黑通稿”首发于境外媒体网站,再推动境内网络媒体转载,等到对攻击对象产生负面舆论影响后,再将境外新闻稿源删除,而网络文章一旦“查无此源”,将给取证及后续调查工作造成极大的现实阻力。

西南政法大学法治新闻研究中心主任蔡斐表示,“黑公关”是一类打着公共关系的名头,在暗处专门以“黑”为营生的网络营销公司。“黑公关”往往会与同业竞争的一方企业达成协议,专门损害另一方企业的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即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类企业的背后,通常还会隐藏着一条由推手、枪手、水军组成的庞大的产业链条。一旦接下“业务”,他们往往会集团作战、一起“开火”、共同分赃。

青海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青海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宋江涛表示,此次展演首次从青海来到加勒比地区,旨在向古巴民众呈现真实、自然、雄奇、壮丽的青海,让古巴人民更好地了解中国、了解青海,从而促进中古交流互鉴、增进友谊,推动两国文化艺术共同发展。

但王琳同时也表示,上述意见和解释都是从刑事责任层面关注的“黑公关”。“如我们所知,刑法具有谦抑性,是国家对抗不法的最后的武器。要达到刑事责任的标准,在客观要件和危害后果等方面,都有较高要求。而大多数‘黑公关’则游离在违法与犯罪之间,在刑法之外,用法律武器与之对抗确实存在难度。”

“黑公关”带来哪些危害?

如何有效打击“黑公关”?

朱某刚离开,戴某驾驶着一辆面包车从小区驶出。小区私家车很多,所有车辆都只能从东门进出,大转盘附近是必经之路。戴某驾驶的车辆也不例外。当他从停车位置行驶至大转盘西侧,右转弯准备从东门离开小区时,突然感觉车子上下颠了一下,好像从什么东西上碾轧了过去。戴某立刻停下车检查,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地上,靠近时一看周围有血迹,还伴随着一股酒味。他摸了男子的头部、手臂及双腿,见没有反应,立刻拨打了“110”和“120”。医务人员到场后确认男子已经死亡。而该男子就是之前被朱某放置在大转盘道路中央的乐某。随即,民警将朱某抓获。

王琳也表示,全媒体时代,传播主体从专营走向大众,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自媒体。自媒体本身,是信息技术革命推动的必然结果。它一方面顺应了公众参与社会治理的需要,事实上对一些公共事务也起到了较好的监督作用;另一方面,非组织化、非专业化、去中心化的自媒体,又因为监管的缺失而难免出现某些偏差,也给“黑公关”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

菲利克斯在致辞中表示,古巴公众素来对中国文化充满敬重和热情,近年来中古两国的传统友谊不断深化。明年是中古建交60周年,相信此次展演活动一定能给中古两国的文化交流注入新的活力。希望通过此次活动,进一步深化两国在包括文化在内的各个领域交流与合作,不断造福两国人民。欢迎青海文化艺术界人士明年再来古巴,为中古友谊搭建新的桥梁。

展演活动中还播放了介绍青海特色文化的优秀纪录片,让许多古巴公众直观感受了青海多姿多彩的文化形态。哈瓦纳中国艺术与传统之家馆长特蕾莎表示,此次展出的图片到春节前将持续向公众展示。(完)

此外,要求过高和要求过低分别指强制员工完成难度明显过高或过低的工作。

图为古巴著名表演艺术家耶雷瑞罗(右2)参观展出。钟欣 摄

王琳则认为,遏制网络“黑公关”,光靠吁请法律介入是不够的,它需要当事方、同行企业、行业协会、政府职能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司法机关相互协作、综合施策。当事企业不光应有维权意识,还应有维权意愿,对“黑公关”行为要善于发现、敢于应对、不屈从于“黑公关”的利益诉求,不放弃对公正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