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大网r

《看我的生活》陈学冬化身美人鱼佘诗曼尹正鬓边后再相聚

由优酷、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独居生活观察类真人秀《看我的生活》第七期将于本周六中午12点准时上线。本期节目将迎来一位新嘉宾——陈学冬,他将在节目里带来自己的美人鱼表演首秀;而与此同时,另一位“美人鱼”林允则选择和黄明昊相约冲浪;王大陆前往阿里巴巴总部体验了淘宝客服的一天,佘诗曼则在尹正的带领下,尝遍北京美食,五位嘉宾的生活,是如此的丰富多彩。

陈学冬化身美人鱼大秀腹肌,王大陆当淘宝客服被痛骂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CAR-T疗法已创新药领域的一大热门。

如此看来,押宝“CAR-T疗法”是目前药明巨诺及其背后股东所达成的共识。

招股书显示,创始股东的大力支持使公司能各取所长。Juno为公司提供CAR-T疗法和相关技术平台方面的卓越科学成就,而药明康德为其提供出色的生产工艺及在中国的丰富专业知识、基础设施、声誉、关系及股东网络的优势。

第七期中,陈学冬加入节目成为了新的常驻嘉宾,热爱潜水的他将要为大家献上一场美人鱼表演。为了呈现完美的表演,陈学冬和另外两位美人鱼表演者一遍遍排练,但因为动作生疏和默契不够,屡屡犯错,让其大呼好难啊。

另一边,王大陆来到了阿里巴巴总部体验淘宝客服,还自取花名“费侠(霞)”、“六(陆)侠(霞)”,引得工作人员忍不住调侃:“你一直抓着人家费霞不放。”究竟王大陆会取什么样的花名呢?

然而,彼时,由于估值遇冷,加之战略理念等不被市场投资者认可,药明康德决定从纽交所退市。2015年,药明康德以33亿美元的价格完成私有化。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全球CAR-T市场广阔,将由2017年约1300万美元增至2019年7.34亿美元,预期2024年将进一步增至47亿美元,于2023年增至181亿美元。其中,中国CAR-T市场预期将于2024年增至54亿,并于2030年进一步增至243亿。

其中,红杉中国早在2018年2月就领投了药明巨诺A1轮融资,此后又分别于2019年4月、2020年5月继续增持,参与了A2轮及B轮融资。

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被视为“医药界华为”,是国内医药外包航母。药明康德曾是一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2007年,药明康德在纽交所上市,成为最早一批在美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

手握“CAR-T疗法”王牌,“盈利”尚待时日

2007年,药明康德登陆纽交所。而后,药明康德采用“一拆三”的私有化回归方式,成为首支以IPO形式回归A股的中概股。2019年,药明康德和药明生物在香港上市,至今涨幅均已超200%。

药明康德这一番分拆运作也使其总市值相比退市之时大幅提升,可谓是资本运作的成功案例。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革家族的身家也随之迎来暴涨。2020年10月20日,李革、赵宁夫妇以49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第87位。

林允冲浪冲出表情包,尹正带佘诗曼舌游北京

这是因为,药明巨诺背后的重要股东——药明康德,已将旗下两家生物医药公司剥离上市。如今,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药明巨诺便成为“药明系”第三家上市公司。

招股书显示,药明巨诺成立于2016年2月,最初是由全球肿瘤细胞免疫疗法领军企业Juno Therapeutics与药明康德全资子公司上海药明合作成立而来,是国内首个获得以CD19为靶点的CAR-T细胞治疗产品IND临床批件的企业。

根据科至康医药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国内布局CAR-T疗法企业已经超过上百家,其中共计有41个进入IND申报并且获得药监局受理,用于治疗血液肿瘤成为绝大部分药企的选择,尤其集中在CD19、BCMA等靶点。

与此同时,李怡平也被任命为药明巨诺首席执行官。据悉,李怡平曾在全球最大的独立生物科技公司安进担任大中华区总经理。在此之前,李怡平还曾任凯鹏华盈创投基金合伙人,专注于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工作。

从未做过客服的王大陆,工作起来似乎不太顺利。由于业务不熟练,王大陆接起电话差点紧张到语无伦次,试图用“亲”拉近自己和顾客之间的距离,但对方根本不吃这一招,甚至质问:“你是吃素的吗?少忽悠我。”接连遭受打击的王大陆忍不住发出感慨:“我已经头要炸了。”王大陆的客服体验还能否继续?面对形形色色的顾客投诉,他将怎样面对?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Juno以90亿美元被新基Celgene收购。2019年11月,生物制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又并购了新基。也就是说,当前,Juno为百时美施贵宝全资子公司。

在药明巨诺的以上产品中,JWCAR029最为吸引投资者,是国内继复星凯特益基利仑赛之后第2款申报上市的CAR-T疗法,也是在美国朱诺公司JCAR017基础上,由药明巨诺自主开发的CAR-T产品,适应症预计为复发难治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

而当前,药明巨诺的成功上市也意味着药明康德在二级市场的布局再落一子,药明康德也因此再次塑造了中国制药史上的传奇。

作为“药明系三号”,药明巨诺一直被VC/PE寄予厚望。截至上市前,药明巨诺分别于2018年3月、2020年6月获得了A、B轮融资,合计融资额达到1.9亿美元,参投机构包括淡马锡、红杉中国、元禾控股、正心谷、华润正大等。

根据招股书,从产品管线上来看,药明巨诺共计拥有7款产品,主要靶点包括CD19、BCMA、AFP、GPC3等热门靶点,涉及治疗领域不仅有传统的血液恶性肿瘤,也包括难度更大的实体瘤领域。

本期节目中,林允和黄明昊相约室内冲浪馆。第一次体验冲浪的林允,全程惊声尖叫,被浪花吓到惊慌失措的模样,简直可以用来制作多款表情包了。而另一边黄明昊就淡定了许多,趴在板上,气定神闲,更一度拿起水枪,调皮地对着林允滋水,引得林允对着黄明昊大喊弟弟求饶。林允和黄明昊的这次冲浪之旅可谓快乐和痛苦齐飞。

2017年6月,药明康德旗下三大板块之一,即供应生物制剂服务的药明生物登陆港交所。截止2020年11月2日收盘,药明生物市值高达2936.02亿港元,较上市之时的320.39亿港元翻了近10倍。

这样的公司自然也少不了资本大佬的注目。

“在2015年3月,我们在季度财报中准备了一页内容,上面列举了我们将持续发展的重点平台板块,以及将开始投资的新兴机会。季度财报后,我们的股票非但没有上涨,反而下跌了20%。我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失望。”对于当时私有化回归的原因,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曾表示,回归私有化能够帮助公司更加大胆地投资平台建设,更加灵活地把握新兴机会。

此外,公司还在招股书中披露了未来的潜在在研产品管线,共计7个产品。虽然靶点以及适应症未能完全进行披露,但可以看出来产品管线基本来自于Juno自身产品,并且主要以治疗实体瘤领域居多,并且涉及到了实体瘤领域当中的大适应症,例如非小细胞肺癌(NSCLC)。

药明巨诺是一家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司。

这同时意味着,药明系迎来了第三家上市公司。

凶猛“药明系”,上市家族再落一子

背靠“名门”,红杉、淡马锡等一众豪华资本助力

公司主打的候选产品relma-cel有望成为中国首个获批的一类生物药品CAR-T疗法,并成为同类最佳CAR-T疗法。

目前,药明巨诺已建立了一个专注为血液癌症及实体瘤开发、制造和商业化突破性细胞免疫疗法的一体化平台,成为中国细胞免疫疗法领域的先行者。

其中,针对relma-cel,部分募资用于将其发展作DLBCL的二线治疗,或将其用于其他血液癌症的进一步临床试验;部分募资用于建立将relma-cel推广至中国各地的内部销售与营销团队。针对其他候选产品,部分募资将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多发性骨髓瘤的JWCAR129的研发活动;部分募资将用于包括JWATM203、JWATM204及Nex-G在内的临床前候选产品的研发活动。

然而,截至上市前,“烧钱”仍是药明巨诺逃不掉的宿命。

姐弟CP青春飞扬,鬓边CP则再续友谊,本期节目中,佘诗曼来到北京,尹正作为“地陪”,为佘诗曼倾情介绍了各种美食,飘香的烤鸭、美味的包子……让人看得口水直流,到了晚上,尹正还在家里为佘诗曼特制烧烤,为美食欢呼,也为他们的友谊干杯!

凭借着美国FDA授予的靶向BCMA的突破性疗法认定,金斯瑞一战成名,成功分拆子公司传奇生物赴美上市,在上市当日开盘大涨至37美元,涨幅高达60.87%。作为国内首个在魏则西事件后首个拿到CFDA临床试验的永泰生物,赴港上市首日也备受关注,涨幅达到40.73%。

随后,2018年5月,药明康德登陆A股,首日即涨停,上市之后创下15个涨停板;紧接着,2018年12月13日,药明康德又成功登陆港股,这也是“药明系”三年来第四次登陆资本市场。截至11月2日收盘,药明康德总市值已经达到2786.35亿元。

可以说,无论从哪个角度,药明巨诺都是一家光环笼罩的明星企业。

2016年2月,两大全球医药研发平台Juno与药明康德共同成立了药明巨诺,共同开展CAR-T和TCR疗法的研发和生产。其中,Juno是全球肿瘤细胞免疫疗法的领军企业,药明康德则是国内医药外包行业龙头,是国内最早开始从事医药研发生产外包的CRO和CMO一体化公司。

“在国家政策的指引下,药明康德希望与全球领先生物医药公司开展更加广泛的战略合作,通过我们开放式一体化的药物研发生产平台,加速推动全球创新疗法及产品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进程,早日造福中国的广大病患。”在成立药明巨诺之时,李革曾如此表示。

第七期精彩看点颇多,陈学冬将会带来怎样精彩的美人鱼表演?林允最终能否学会冲浪?佘诗曼的北京之旅又将有哪些趣事?王大陆的客服工作究竟能打几分?短短的预告,满满的欢乐,本周六中午12点,锁定优酷,一起追《看我的生活》!

在招股书中,药明巨诺将此次IPO募资用途分为四类,包括用于核心候选产品relma-cel、其他候选产品、潜在管线产品、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药明巨诺,被市场亲切地称为“药明系三号”。

凭借Juno强大的CAR-T技术工艺开发背景与药明康德在医药研发服务领域的丰富经验,短短四年间,药明巨诺已建立一个专注为血液癌症及实体瘤开发、生产和商业化突破性细胞免疫疗法的一体化平台。

伴随公司私有化的同时,药明康德还启动了“一拆三”的上市计划。2015年4月,药明康德已经分拆的主营小分子药物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的CRO服务业务的合全药业挂牌新三板。

但陈学冬并未放弃自己的选择,一番苦练之后,表演正式开始,他穿上精心打造的鱼尾,在波光涟漪的水族箱里,腹肌线条清晰可见。但美人鱼表演难度很高,不光要掌握水下表演,还要时时躲避周围的海洋生物,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鲸鲨,陈学冬能否灵活躲避?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IPO前,药明巨诺共获得了两轮融资,吸引了包括淡马锡、红杉中国、元明资本、元禾原点、翼朴资本、中航资本及原有股东药明康德、美国巨诺公司(Juno)、正心谷资本、CPE、未来资产、华润正大生命科学基金、元禾控股、ARCH Venture Partners等在内的众多豪华投资方。

在资本市场,CAR-T疗法亦备受追捧。

招股书中显示,目前,药明巨诺未录得销售收益,主要以现金补贴形式获得政府补贴以支持研发项目,分别为21.5万、548.3万和84.7万。

但是,公司的研发投入仍在逆势扩大。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药明巨诺的研发开支分别为0.76亿、1.36亿和0.82亿。其中,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同步增长分别为78.95%和57.41%,对应的净亏损分别为2.73亿、6.33亿和6.50亿,呈逐年上涨趋势。

此次IPO,药明巨诺共引入10家机构基石投资者,认购总额达1.5亿美元。基石投资者包括高瓴资本、太平资产管理、橡树资本等。

红杉中国董事总经理杨云霞表示,“从外科手术到免疫治疗,人类在过去一个世纪对癌症治疗进行了多次革命性的颠覆,细胞治疗则是代表当前癌症治疗最新突破的领域。药明巨诺作为药明康德与全球医药研发平台Juno强强联手专注于细胞治疗的公司,我们从最开始就坚定看好并连续增持。相信药明巨诺上市后,会继续努力开发创新的细胞治疗产品,为中国癌症患者带来革命性的新兴治疗方式。”

2019年,药明巨诺净利润亏损6.33亿元。在2020上半年,公司的亏损已经超出2019全年亏损,达到6.5亿元。